您所在的位置:恒峰娱乐鬼故事网 > 医院鬼故事 > 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作者:xiaobian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6-08-18    人气:加载中...    字号:T|T

TAGS:

  因为自身是敏感体制。所以我义不容辞的离开了医院的工作岗位。童鞋,不要说可惜,如果你是那种敏感到几乎心脏都快罢工的体制,你就明白了。
 
  还记得参加工作第二年的冬天。我基本上脑细胞已经快要麻痹了。
 
  夜班还是要上的,总不能跟护士长说。“老大,我怕鬼,能不能不要给我排到夜班。”
 
  可神经大条的我还真就这么说了。
 
  换来的是护士长灿灿的冷笑:“我叫你老大,你要是不想上夜班,可以。下周去打报告,申请到青山疗养院工作把——”
 
  哎!!!不是护士长不近人情,只是这个理由似乎有些牵强到可笑。
 
  终于熬到最后一个夜班了。今天下班后,可以休息两天,然后是两个白班。唔!!想想就无限舒服,真希望时间停止了。
 
  这周,我轮科室,转到了ICU。
 
  夜班的ICU几乎是忙到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午夜一过,IUC里比白天的超级市场的人流量也差不了多少。冬天,路滑,送来的基本都是车祸的伤者。也有醉酒的患者。
 
  今天是2月14号情人节。
 
  又一次独自一个过情人节。看见科室里女孩各个都收到了情人节礼物,至少都是玫瑰花一朵。我淡定的在心里暗暗叹道:“不羡慕,不嫉妒,一点都不稀罕。回家的时候,自己买块巧克力吃就好了。要大块的,还要德芙——”
 
  电话催命似的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是闺蜜雯雯。懒懒的接起电话:“喂,有何贵干——恩,值夜班的,IUC——啥?不会吧?好,我马上来——”
 
  雯雯是我发小,标致美女一枚。这个电话正是她打来的。雯雯说,今天她和男友,还有几个朋友去迪厅玩。邻座的几个醉鬼恶意滋事。雯雯这边的朋友也都喝了酒。都是年轻气壮,这就对付上了
 
  现场混乱。有帮衬的,也有浑水摸鱼的。势单力薄,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在雯雯和男友从小门溜出来的时候。迎面停住了几辆出租车,呼呼啦啦的下来一帮子年轻人。有的只是半大的孩子。
 
  一场恶战之后,雯雯男友的头被开了瓢,此时正在一楼大厅排队挂号呢。
 
  我来不及思考,赶忙跑去大厅帮已经满身是血,面部基本被血覆盖到看不清楚的雯雯男友,插了个队——
 
  雯雯的男友进了手术室。我只好陪着焦急不安的雯雯在门口等待。
 
  窄窄的过道里,此时来了大量的人马。雯雯解释,这些都是来帮他们“报仇”的小弟。我脸上的黑线越来越密。
 
  都什么年代了,还玩黑社会。
 
  原本就狭窄的走廊里。又堆满了人群。这个时候,一辆担架床从拥挤的人群中挤了过来,碰巧让没有看见这一幕的我撞了个正着。
 
  我后退的时候,无意中撞到了这张担架床上。虽然不是很强烈的碰撞,却让床上的“人”身上的白布掉了下来。
 
  “妈呀!!!”我一阵眩晕,脸色发青,头上冒出阵阵冷汗。
 
  这是一个死人。已经化好妆准备入殓的死人。怪就怪在,医院一般不负责为死人整理仪容的,因为门口就有殡仪馆。这种呛行的活是不存在的。
 
  可今天,这具尸体,明显是经过精心打扮后的装束。应该是个60岁左右的老伯。身穿古典的地主装。头上戴着一顶圆圆的帽子。脸色白到发青,诡异的红脸蛋让人不由生寒。还有一抹猩红猩红的嘴唇——
 
  被我这么一撞。死人身上的白布滑下来了一半。一只手臂也无声的掉了下来,耷拉在一边,晃悠晃悠——
 
  推送遗体的工作人员,连忙将白布重新盖盖好。推着车子匆忙离去。
 
  雯雯知道我从小就胆小的。可是没想到我已经在医院工作了将近两年,居然还会如此的胆小。
 
  “你没有事吧?在医院呆这么久,天天和死人打交道,怎么还会怕成这样。”雯雯调笑道。
 
  我没有说话,只是全身微微颤抖的靠在走廊的墙壁上。嘴唇发白,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此时的我,感觉全身冷的不能忍受。
 
  雯雯的男友手术已经结束,只是皮外伤。缝了几针就了事了。在我的帮忙下,连住院都免了。为了表示谢意,雯雯和男友决定请我吃夜宵。
 
  百般谢绝还是推脱不了。无奈,只得跟科里打了个招呼,暂时开溜一会吧。
 
  走出医院大门,寒风阵阵袭来,犹如刀割一样打在我那娇嫩的皮肤上。
 
  已经是后半夜了,天空灰蒙蒙的。在白雪的映衬下,道路还算清楚。现在想打车基本是梦。可惜刚才雯雯和男友从迪厅赶来的时候,匆忙间把车子忘记开回来了。
 
  三个人踩着咯吱咯吱雪地,往最近一家24小时营业的粥吧走去。
 
  一路的瞎侃乱谈到也能将寒冷驱逐了一些,绕过医院转角的时候。突然,我感觉眼前一黑,紧跟着走了几步,腿一软,栽倒在路边。
 
  雯雯吓了一跳,赶紧扶起我。
 
  短暂的几分钟的眩晕过后,我看见,自己已经不在原本的道路中间,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路边。
 
  “吓死我了,你怎么了,刚才,你突然直直的跑到路边,然后跪倒在地。”雯雯满脸的担心。
 
  “唔!不知道,只是眼前一黑,像是被人撞了下,然后就到路边了。”我满然道。
 
  这个小插曲最后在雯雯男友一句冷笑话中结束了。“我看,估计是医院太平间里的小鬼们,也知道今天是情人节,都赶着过节,不小撞倒你了吧。”
 
  来到粥吧。虽然已经是后半夜了。可是依旧是食客满堂。看样子,今天晚上真的很热闹。我感觉头晕脑热很不舒服。
 
  哎!!!可能是感冒了吧?
 
  来到二楼的卫生间洗手。在医院工作,使她养成了随时洗手的好习惯。可今天这个习惯,也让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恐惧。
 
  二楼的卫生间,灯泡是暗黄的那种。洗完手,我正准备离开。却听见窗户外面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我停住脚步,想确定一下是否真的是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那是爸爸的声音。奇怪,爸爸怎么会在这个楼下喊自己呢。
 
  “啊——”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呼吸急促。头皮劈劈啪啪的似乎要炸开来。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那颗小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着。
 
  老伯的红脸蛋,清晰的映在窗户上。嘴巴张成O型,正趴在窗子外面,跟我对望着。
 
  这个时候,第一反应,应该是冲出门,落荒而逃。
 
  可真正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却恰恰相反。我感觉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重的居然抬不起腿来。一步都迈不开。身体软绵绵的像是失去了知觉。
 
  只能全身颤抖的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而那位老伯也不顾严寒,趴在窗子上,跟我对视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雯雯见我还没有下来,便上来找。就在雯雯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窗子上的老伯消失了。我的腿脚似乎也开始恢复了感觉。
 
  “怎么了?怎么还不下去。啊!!你的脸色好难看啊。是不是病了。”雯雯拉住小手冰凉到如同刚从冰柜里取出来一般的我。
 
  “唔!!!没事,我可能有点感冒不太舒服。”我心有余悸。走出卫生间的时候,还不时的回头望向窗户。还好,老伯没有在出现过。
 
  接下来的一周。我终于得到了久违的休假。不过是病假。我病了,高烧40度一直无法降温。
 
  嘴巴里一直叽里咕噜的说着胡话。这可把奴妈妈和奴爸爸急坏了。在这样下去,脑子烧坏了咋办啊。这妮子还没来得及出嫁——奴妈妈一个劲的坐在床边掉眼泪。
 
  唔!!!今天已经是第五天到医院输液了。真是倒霉透顶,就连休假,也要天天来到这个鬼地方。
 
  输完液后。我感觉口渴。便和妈妈来到医院后门太平间边上的一家超市买水喝。超市收银是个上了年纪的大婶。
 
  大婶一见到我,便问道:“小姑娘,最近是不是沾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一脸茫然?不干净的东西,好像没有啊。
 
  “原来是这样。”
 
  大婶拉着我的手,说道:“小姑娘,你一进来,我就看到你应堂发黑,想必肯定是跟脏东西碰过面了。没事,去烧几道纸钱,圆一圆就过去了——”
 
  还应堂发黑。还烧纸钱。要是搁在平时,我绝对毫不客气的送她无数记白眼。可是如今,病的她,连从大婶拽住的手,抽回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最后,还是没有能够说服奴妈妈。只能被拉着在晚上的时候,跑到路口去烧纸。
 
  “妈妈,你别相信那个神婆的话,她是为了让我们在她店里买纸钱。”我一百个不情愿。新时代的女性,怎么能够这么迷信呢。
 
  “乱说,童言无忌。纸钱才能值几个钱啊。叫你去,你就去,别啰嗦。”奴妈妈有些动怒。我自然也不敢再回嘴了。
 
  可有的时候,你还真别不信邪。自从那晚烧玩纸钱后。当天晚上一直不降的高温就退了下来。第二天体温就正常了。

http://www.714715.com/yiyuan/50027.html
本站每天更新20几个鬼故事,您收藏了本站,以后就不用到处找故事看了,这里每天为你准备好了。
上一篇:太平间的“尸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