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小    

您所在的位置:恒峰娱乐鬼故事网 > 医院鬼故事 > 鬼屋医院

鬼屋医院

作者:xiaobian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6-08-08    人气:加载中...    字号:T|T

TAGS:

  鬼屋医院是建筑于富士山脚下,里面不乏众多优质的医生和设备。很多病人也是看中了医院的名誉和医生们的技术到此求医。
 
  而盼着在医生的巧手下能恢复健康的病人,怎么都料不到,自己会命丧于此。黑心的院长串通医院里的工作人员,给人麻醉,偷其内脏高价抛售,利用违法的途径获取金钱暴利。
 
  长期的运行下,终于出事了。
 
  第一个出事的事跟院长串谋的主刀医生,他曾经是全国最优秀的医生,在金钱的诱惑下,他走上了犯罪道路。
 
  他开始给第一个院长指定的人开膛破肚,从他胸腔里拿出还在跳动的心脏,把之放进了冰罐容器中,再由助手将其冷藏。
 
  第一次的尝试令他惶恐不安,把病人的伤口缝合,整个手术结束后,他自己一人坐在一旁直发抖。然而后来的数次重操做法,他已经是镇定自若。
 
  被人发现他死的时候,是在他的办公室。
 
  那是清洁阿姨推开他半掩着的办公室门,他倾斜的躺在木椅上,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惊恐张开的嘴躺着已经凝固了的血迹、
 
  着在他身上的白色长袍已经让血完全浸透了,但是他胸腔好似被人用手硬生生的撕开了,而他身体当中的一切器官不翼而飞,整个胸腔连同腹部空空荡荡的。
 
  这件事情轰动了这个医院,刚开始院长还把事情尽量的压了下去,但是后来那些涉及利用这些丧尽天良的做法获取金钱的人员,一个接着一个死亡,医院就直接倒了。好像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似的,袭击整个医院。
 
  他们死的形状都极其惨烈,让每个人看完之后都感觉到触目惊心。
 
  一个星期内,这家原本人流云集的医院被荒废下来了。
 
  多年后,有一家集团听闻鬼屋医院以前发生了不少灵异事件。把这里购下,然后以医院为主题的鬼屋。
 
  其中一些房屋散发着不寒而栗凉气,加上原有的灵异事件更是给鬼屋增添了几份惊悚。
 
  尽管屋里的一切鬼怪都是又人扮演的,但有人时常在执行任务中,听到了有小孩子的嬉闹声,跟老人的咳嗽声。
 
  谷方俨跟着一个陪同自己来朋友一同来到鬼屋前,站在屋外已经能感受得到屋子散发出来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他要在这里工作首先要克服自己的恐惧的心里,这里的工作虽然工资很高,但是除了他自己勇敢的表示决定要来这里当午间保安员之外,没有人敢尝试。
 
  要求是只要进入的屋里后,能在里面10分钟后,利用屋里的东西开启被锁住的出口,就算挑战成功,可以获得任职保安一职务的工作。
 
  挑战开始了,谷方俨跟着朋友一起开始了任务。进入了一间测试的屋子,屋子看起来挺宽敞的,大概100平方。
 
  是一间存放室,四面墙壁密封式的,没有一个窗口。
 
  灰沉色的墙壁上有不少用红漆涂上去的血迹,为了是更贴切的能烘托出诡异的氛围。
 
  桌子和椅子都铺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天花板上的灯上不时的两只飞蛾忽闪着翅膀,它们的影子被灯光放大数倍的照在地上,右侧的水槽台里每隔几秒就发出“咕咕”的响声。一架原本用于摆放手术用具的移动架子上,也早已是锈迹斑斑。
 
  正中央的位置上摆放着数个残漏破旧的铁架子,上面摆放着不少瓶瓶罐罐。装有福尔马林的管子里放着各种各样的标本体,有双眼,有内脏,还有没有下身后仅剩下的一个头部。
 
  这一切都不重要,他,谷方俨是要来挑战自己恐惧承受的最大极限,而且还有一份工资超高的工作等着他呢。
 
  谷方俨的朋友开始打退堂鼓了,他只答应来给他作伴,可没有答应他跟他一起参加这么变态的测试。
 
  但现在出去又显得很不够哥们,他百感交集中,谷方俨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他观察着整个屋子的装潢,工作人员说了,要利用屋里的东西开启被锁住的出口。
 
  屋里除了那些刚才看到的摆设,就没有其他。唯独在靠近被锁住出口的正上方上面的古式花纹灯有点异常。正常来说,像摆放标本的屋内这种类型的花纹灯是不可能用这种类型的。
 
  谷方俨一跳起拉了一下,在屋子里正中央的铁架子,“轰隆”的一声打开了一个暗格,上面贴着一张提示纸:“恭喜成功,请在尽快5分钟之内从屋里的某个瓶罐里找出暗格的钥匙,否则后果自负。”
 
  一开始谷方俨并不以为然,反正也只是一个挑战,但是他错了。
 
  “谷方俨!!”喊他的是自己的朋友江杨甫,他被一个突然从天花板上打开的暗格出现的一个人影挟持着,他满身绷着白色的绷带,手上拿着一把锋利的尖刀抵在江杨甫的脖子上。
 
  “住手。”
 
  “你还有4分钟。”绷带男子动了动口,手中的尖刀又往江杨甫的脖子上抵进入几分,一道鲜红的血从脖子上缓缓流下。
 
  看到这一幕后,谷方俨完全惊呆了,这不只是一个挑战么?怎么成真了。
 
  “救……救我。”江杨甫惊恐的呼救声,一次次的刺激着谷方俨的神经。
 
  这回谷方俨完全镇静不了了,他站直身,从数个铁架子上一眼望过,一下子整个人都懵住了,这么多的罐子,如果全部找一遍给他半个小时都不够。
 
  他绝望的看着自己的朋友被挟持,一道闪光闪入他的眼神里,透过光线,他发现在其中的一个瓶罐中,看到了一个紧闭双眼,咧嘴笑的人头嘴里伸出钥匙头。
 
  谷方俨猛的把罐子打开,手深入福尔马林的液体中,就要拿到钥匙时,紧闭双眼的人头突然间睁开眼睛,吓得他一身机灵,此刻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他没有时间了,在这么拖下去,他的朋友会死的。他眼睛一闭,把人头口中的钥匙挖出来,开启了暗格,里面躺着一把金色钥匙。他拿起,赶忙把出口的门打开,回过头来想喊江杨甫离开,却发现屋里始终只有自己一个人。
 
  他失魂落魄的逃离出口的门,眼前的一切却令他惊愕失色。
 
  手术室里,被绑在手术是上的男人身体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开膛破肚的取出内脏,交给了助手,血液流满一地,尸体最后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白大褂医生擦了擦手,拿起手中的手术到,往谷方俨的位置一步步的靠近……
 
  “唉!我朋友呢。”刚才因为突如其来的尿急,江杨甫跑去WC回来已经不见谷方俨的身影。
 
  “他呀!他挑战成功了,已经先回去了。”
 
  “臭小子,回去也不等我,谢谢你啊,那我也走了。”
 
  “好的。”望着江杨甫离去的背影,工作人员诡异的一笑,手里一下子多出了冰罐子,冰镇在冰块里心脏还一跳一跳的,最终停止跳动,冰块保持了它最好的状态。

http://www.714715.com/yiyuan/49995.html
本站每天更新20几个鬼故事,您收藏了本站,以后就不用到处找故事看了,这里每天为你准备好了。
上一篇:恐怖干尸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