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恒峰娱乐鬼故事网 > 长篇鬼故事 > 院子里的女孩

院子里的女孩

作者:xiaobian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6-09-28    人气:加载中...    字号:T|T

TAGS:

  这天晚上天气很热,杨兰坐在窗边摇着蒲扇乘凉。外面的萤火虫绕着窗台下的紫藤花盘旋不定,忽闪忽闪的。
 
  门外传来笃笃的敲门声,杨兰起身开门,原来是姐姐,端了两碗莲子银耳羹进来。
 
  姐姐大她两岁,长得娇美秀气,平时喜欢读书,又做得一手好家务,既温柔又贤惠。杨兰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极羡慕的。
 
  姊妹俩在床边吃完了银耳羹,姐姐收拾好碗筷,却没有立即就走,反而拉着杨兰说起了悄悄话。
 
  自打杨兰懂事起,她就经常看到刘安哥和姐姐在一起。两人是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的。而两家的大人又是故交,等姐姐长大后,她跟刘安哥就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两人现在虽然还没有订亲,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姐姐嫁过去是迟早的事。
 
  自从刘伯伯到易州来做司马后,杨兰家也跟着举家来到易州经商。两家的关系本就好,再加上姐姐和刘安哥的事情,两家往来也就越发频繁。
 
  这事儿还得从五天前说起。那天傍晚,南边来的一位客人送了一大筐的新鲜荔枝。姐姐挑了些装了一小箩筐,带着两个婢女就送去刘府。见过刘伯伯后,姐姐等了好一会儿,却没见到刘安哥进来。
 
  刘府有个叫凤凤的小婢女,在府里待得久,早就视姐姐为未来女主人。等没人的时候就偷偷告诉姐姐一件事。
 
  凤凤有些奇怪,但也听不出什么头绪。她怕夫人等得着急,也怕被别人撞见,就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她隐约听到公子在里面说了句什么话。声音很轻,她隔着一层门板听不大清。把头往里贴了贴,又听到公子在说话。只是这声音越来越轻,大概是公子走得离门远了。
 
  凤凤没来由得一阵害怕,不敢再窥探,快步往夫人的房间去了。
 
  屋子里没有点灯,看进去黑影重重。房间里的桌椅摆放得有些凌乱,地上散乱着一些书册和果皮。隐隐绰绰的,她瞧见公子的床上似乎卧了一个人。
 
  凤凤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凤凤吓得差点摔倒在地。原来是公子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悄无声息地站在她身后。
 
  凤凤害怕得有些语无伦次,只说是给夫人送梨子,见公子的房门没关,就想着去关上。
 
  杨兰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姐姐后面说的那些事情,让她感到害怕。那天在刘安哥的房中,姐姐看到了奇怪的事情。刘安哥的床上,竟然躺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披肩的长发,脸上擦着胭脂,十分美貌。可是姐姐不久就发现,那姑娘竟是个死人。刘安哥还在床下藏了一口朱红色油漆的棺材。
 
  杨兰睁开眼睛,四周黑漆漆的。外面有月光顺着窗子照进来。虽然天气很热,可她觉得浑身发冷。
 
  刘安哥在半个月前的一个晚上做了个梦,看到有个年纪轻轻的姑娘一直在院子里徘徊,刘安哥就推门出去。那姑娘告诉刘安哥,她是前易州司马张果的女儿,在十五岁那年得病死了。
 
  那姑娘告诉刘安哥,她本来命不该绝。求刘安哥把她的尸体从院子里挖出。一个月之后,她就能复活。而且,她还叮嘱刘安哥,一定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刘安哥梦醒之后,趁着天还没大亮,一个人到东院将土挖开,果然在里面发现了一具朱漆的棺材。打开一看,发现里面躺着的女子不仅没有任何腐烂,更是脸色红润,肢体温软,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裙,十分美貌。
 
  那老头仔细端详了姐姐一番,似乎有些惊异,就问最近家中是不是有亲人重病去世,或者有什么怪事发生?
 
  杨兰见他张嘴就不是好话,呸了一声,拉了姐姐就走。
 
  老头在后面啧啧称奇,自言自语地说什么奇怪,奇怪,难道是我看错了么?
 
  两姊妹走了几步,姐姐停下来,拉了杨兰转回去。杨兰问她怎么了,姐姐说她想问问刘安哥的事情。
 
  听了事情的经过后,那算命先生的脸色接连变幻了几次。他说他在这易州摆算命摊子也摆了十年了,当年张果张大人家的姑娘年轻夭折的事他也知道一些大概。因为摆摊的关系,他也多次经过张府门口,发觉那院子煞气很重。
 
  他当时不明白原因,现在想来应该是张大人在院子里葬女的缘故。将死人葬在生人的院中,本来就有极大的忌讳,很容易招惹邪秽。
 
  先生眉头紧锁,问姐姐刘安哥最近的气色怎么样。姐姐已经慌了神,她那天也注意到了,刘安哥就像变了个人,眼圈泛黑,脸色苍白,气色极差。
 
  杨兰觉得很开心,随着刘安哥的气色一天天好起来,姐姐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过了一个月,两人就成婚了,姐姐也搬去了刘府,成了刘家的媳妇。
 
  毕竟成了别人家的媳妇,渐渐的杨兰见姐姐的机会也变得少了。她也去过刘府好几次,可是大多数时候去都刚巧遇上姐姐出门。
 
  姐姐出嫁三个月后的一天深夜,杨兰还在被窝里熟睡,突然听到有人在拍家里的大门,声音又急又响。原来是凤凤和一名刘家的仆人,哭着赶过来告知他们家刘大人突然去世了。
 
  两家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在灵堂里,杨兰看到披着孝衣的姐姐。杨兰想过去跟她说说话,大概是因为刘大人去世的原因,姐姐只是敷衍了几句,就走开了。
 
  杨兰又在门口撞见了刘安哥,他似乎没看到她,径直去了灵堂。杨兰回头愣愣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刘安哥的脚似乎不小心撞伤了,走起路来有些异样。唉,大概是因为刘大人的突然离世吧。
 
  后来又过了两个月,刘夫人在院子里散步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额头磕在一块石头上。被救醒后就一直神志不清,支撑了两天后,也跟着刘大人去了。
 
  这之后,杨兰就很少去刘府了。一天她在东市看杂耍,要回去的时候正好迎面撞上凤凤,提着一篮子瓜果。不过一个月不见,凤凤的气色差了不少。一问才知道,原来她已经不在刘府当婢女了,被姐姐赶出了家门。
 
  杨兰难过地叹了一口气。她想,会不会是因为先生帮他们收服女尸,糟了那邪物的诅咒。这次也是多亏了他,不然刘安哥和姐姐不知道会怎么样。
 
  一年后,杨兰也嫁人了,跟着夫家去了长安。之后也有回易州探亲,不过回来的时候姐姐一家已经搬去了其他地方,跟家里也断了联系。从此之后,姊妹俩再也没有见着一面。
 

http://www.714715.com/changpian/50174.html
本站每天更新20几个鬼故事,您收藏了本站,以后就不用到处找故事看了,这里每天为你准备好了。
上一篇:踢了个鬼        下一篇:没有了